對 Joe 的第一印象是個溫柔的大男生,他會靜靜地聽你講話,認真思考,然後慢慢地回答,聊天過程中,我問他:「你希望讀者們從這篇訪談中認識怎麼樣的你呢?」Joe 停頓了兩三秒,慢慢的說:「我希望這篇不單純是 Joe 宋雲喬這個人的故事,而是能讓後面想出國的台灣孩子們從我的經驗中得到一些方向和勇氣。」說這句話時的他眼睛裡有光。

與美國和NEX的緣分

已在美國 8 年的 Joe,其實原先並沒有考慮過出國,目標是在台灣完成學業後直接進入業界。然而,在台灣完成研究所學業,服兵役期間,他突然感覺自己想學習更多、更紮實的知識,於是有了出國念書的衝動。在家人鼓勵下,他負笈前往美國卡內基梅隆大學 (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簡稱 CMU),攻讀第二個碩士學位,也在那邊認識了 Hao-Wei,結下了 NEX 的緣分。

CMU 是 Joe 在美國的起點,提供了他大量的課程與實習訓練,為接下來在美國的職涯發展打下紮實的基礎,為了在有限的時間裡充實自己,更因為了解外國人在美國求職的困難,Joe 不只努力增強自己的專業技能,也認真向學長姐請教求職經驗。回想當初在 CMU 的生活,「那時候資訊沒有現在那麼公開透明,資源也不多,很多現在看起來容易的問題,都很難獲得解答。」「我那兩年學習的東西比我過去在台灣 6 年學的東西還多」,聽他這樣說,我瞪大眼,一直以為訪談過程中笑的開朗的Joe 應該是一路順遂走到現在,沒想到他也是摸著石子過河,跌跌撞撞。

「因為知道 (留學和求職) 有多辛苦,所以能幫其他台灣孩子一把,就幫一把吧。」留學和求職時遇到的困難,讓他開始工作後提供台灣留學生諮詢建議。Joe 表示,知道好兄弟 Hao-Wei 也在默默幫助在美台灣人,甚至有更多更多其他的台灣人其實都在各個角落付出,於是,原本一個人,後來走入人群,他們決定成立一個資訊共享的平台,用自己小小的善意,凝聚來自世界各地的力量。

軟體工程師的職涯選擇

問及職涯發展,Joe 有點靦腆的說:「其實我的選擇跟許多留學生是不一樣的,但我覺得也很好。」

大部分美國留學生畢業後的職涯規劃是先用一年的 OPT (Optional Practical Training) 在大公司找一份工作,OPT 結束後由公司贊助 H1B 工作簽證以及後續的綠卡申請,等到有了合法居留的身分後,再考慮轉職。

「知道自己是個怎麼樣的人,想要什麼,然後再做決定。」Joe 很清楚自己是一個像海綿的人,即使畢業去了業界,他還是想要多方面學習,因此在與 CMU 的學長姐以及其他一些業界的前輩們討論後,Joe 的第一站去了矽谷的一家新創公司。新創公司的穩定性當然沒有知名大企業高,但他很感激這段經驗,因為小規模新創公司給了他機會接觸多層面的技術和業務,也拓寬了他的眼界。

後來因企業併購與各式機遇,Joe 輾轉在其他新創公司及大企業 (如微軟及三星集團) 擔任軟體工程師,「把自己的專業能力準備好,機會來的時候才抓的住」Joe 並不諱言,美國軟體工程師的職涯成長某些程度上需要依靠定期的轉職與跳槽,累積不同的工作經歷才能加薪升職;除此之外,軟體工程師的職涯規劃可以是成為資深軟體工程師,或是走向管理階層,因為自己過去的背景是資訊管理,想要結合軟體工程與資訊管理,Joe決定走向管理階層。

把握每個機會觀察、學習

除了專業能力,Joe 也特別提到了軟實力-觀察與溝通的重要性,不管是什麼工作都難免必須與人溝通協調,即使是用中文母語工作,有時都可能會有理解錯誤的情況發生,更何況用非母語的英文工作。

出席會議時,他習慣觀察上層主管的溝通交涉過程,平時與公司同事閒聊或跨部門的協調時,他也努力學習在不同語言文化下,每句話背後真正的涵義,「像是 OK,大概因為台灣中文使用習慣把他當成口頭禪用,代表沒問題。但在美國,OK 後面通常帶有反面的下一句,或是其實沒有那麼同意」。了解對方真正的意思後,用雙方都能能接受的方式,表達自己的意見,最後得出雙贏的結果,這樣才能有效率的工作。

Joe 表示,初入職場時的公司有個很不錯的制度,每位員工都有屬於自己的 mentor (職場導師),可能是資深員工或非直屬主管。Joe 有個習慣,會固定與自己的 mentor 約時間聊天喝咖啡,「犯錯的時候直屬主管和 mentor 願意給你建議,但如果是跟客戶溝通出問題,對方可能再也不給你機會。」Joe 會透過聊天的過程,學習母語者、或工作經驗較豐富的人表達意見的方法,有時也會請教 mentor 自己的email 或與他人溝通的內容是否符合商業禮儀與精準。

Joe 用自身的經歷告訴了我們軟性實力的重要性與培養方法。

Photo credit : Joe Sung

認真享受每個當下,努力維持家人情感

畢業後,Joe 開始了軟體工程師的「遷徙」,前前後後搬了幾次家,每一次的移動,都可能讓好不容易建立起的社交網絡歸零,這也是許多海外遊子的困擾之一。問他會不會寂寞? Joe 大笑:「每個城市都有有趣的地方,適應力很重要,學著享受當下的美好也很重要呢。」的確,他是個很享受當下的人,翻開 Joe 的社群帳號文章,像是翻閱美國各大州旅遊景點書一樣,充滿美國的旅行紀錄,他甚至曾經孤身一人開車 40 天環美一週,講到自己環美的經歷,他興奮的像孩子,不斷邀請我進入他美好的回憶中。

除了旅行外,Joe 很喜歡唱歌,在台灣時曾與朋友組過樂隊,甚至考取了新北市街頭藝人執照,時常在街頭表演。問他街頭藝人賺的了錢嗎?他直接了當的說不好賺,但他很喜歡,因為表演時能遇到形形色色的人,看到不同的生活風景。來美國後這項興趣成為他拓展人際關係的第一步,Joe 曾在餐廳駐唱、參加東森電視台在北美舉辦的歌唱比賽,以及幫台灣駐美外交單位在節日活動上表演等,認識了形形色色的人。

剛到美國的 Joe 也曾對陌生的環境有一段抗拒期,但久了以後,他學會勇敢不怕受傷,把自己變柔軟,以開放的心態去面對新的事物,台灣的孩子,重新在美國扎根,用正面的心態去面對每件事情。

與台灣家人的感情維繫,一向是對旅外遊子的一大考驗。即使旅美近 10 年,在美國也已經成家,但 Joe 仍心繫台灣的家人,在這方面有自己獨到的見解以及維繫感情的方法。「家人是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一塊,與他們相處的種種構成了我這個人」即使工作再忙,他也盡量每週打次電話給父母,互相更新近況;除了透過電子遠端通訊,Joe 也非常在乎有溫度的實質陪伴,相較於其他旅美遊子可能每兩三年回台灣一次,Joe 堅持每年至少回台灣一次;再者,因為父母都已經退休,經濟與健康狀況允許下,他也安排父母每兩年來美國旅遊一段時間,實際的與父母朝夕相處。

「我的終極目標是可以邊工作邊就近照顧父母」,由於軟體工程師的工作特性,許多時候只要一台電腦就能工作,他盡量跟公司爭取遠端工作的機會,甚至是在台灣工作。這次能順利與 Joe 見面訪談,也是因為他與上司協調回台灣微軟辦公室上班一陣子,同時安排額外的假期陪伴父母,除了 Joe 對家人的重視讓人感動外,跨國企業讓員工在全球各地的辦公室自由來去的彈性,也讓人印象深刻。

結語

許多人出國前甚至是出國後,有各種擔心,也許是害怕出國工作會難以顧及家人,或者是擔心無法融入異國社會,但 Joe 提供了我們另外一個看事情的角度:時間無法重來,帶上勇氣,為自己的決定負責任,然後認真享受工作、享受生活、享受每一天。

執行編輯:Yu-Ching Lee、I Cheng Huang
核稿編輯:Sophia Che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