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X Media Lab 專欄作家|Sylvia Tsai

這篇文章想讓你知道:之前吵得沸沸揚揚的Black Lives Matter,其實不單單是你看到的抗議遊行而已,這段美國歷史背後刻劃的是權力與利益的角力。

6月17日紐約州長 Andrew Cuomo 在一片「黑人的命也是命 Black Lives Matter」浪潮中,順勢簽署行政命令把6月19日(Juneteenth 六月解放日)列為紐約州的假日,於是這個周三簽署的命令,就讓兩天後的6月19日周五變成了紐約州政府員工們的給薪歡樂假期。讓這個1980年在德州成為公定州假日、從南方各州開始流行起來的非正式假日,逐漸成為美國主流節日之一。

這種突如其來的給薪放假驚喜,應該讓紐約州政府員工們很開心;但是這個僅僅兩天不到的臨時通知,也讓很多原本預定周五要跟政府打交道的人傷透腦筋,希爾維亞也不例外,原本預定周五要提交給 county clerk 登記的文件只好下周一再來。

Photo Credit:Unsplash

說到 Juneteenth(六月解放日),這個紀念1865年6月19日在南北戰爭後,Gordon Granger 將軍在德州宣布廢除奴隸制的標誌性事件,也許也提醒著美國人一段難以正視的歷史。在這歷史性的一天,許多蓄奴制的相關規定步入歷史,包括這個讓美國人難以正視的「五分之三妥協(Three-Fifths Compromise)」

固然 Juneteenth 六月解放日洋溢著愉悅的慶祝氣氛,然而美國「黑」歷史卻不盡是如此。例如當年在聯邦政府通過的「五分之三妥協(Three-Fifths Compromise)」

怎麼說是五分之三「妥協」呢?

原來在1787年時,美國聯邦政府對於「黑人奴隸」的命到底應該怎麼計算成人口數這件事總是喬不攏,因而產生這個「妥協」。

Photo Credit:Unsplash

美國眾議院(House of Representatives)是按照各州的人口數計算,人口越多的州、議員人數以及稅收的分配也就越高。例如現在人口充滿的的紐約州和加州,州議員的配額就能分配的比較多。

由於當年南方各州是奴隸制度的受益者,往往這些棉花田大地主們隨手便是幾打黑人奴隸 (包括美國國父維吉尼亞州居民喬治華盛頓,也是個擁有超過百名黑奴的大地主),於是這些南方大地主當然希望能夠計算所擁有的黑人奴隸數目來作為眾議院人口數的基準,主張把黑人奴隸也算成一個人,以此來爭取更多的眾議院議員名額。然而這個人口計算也可能是雙面刃,因為人口數也可能成為聯邦稅收的基礎。

而弔詭的是,反對奴隸制度的北方州,為了能夠獲得更大的政治影響力,因此希望在分配眾議院名額時只計算「自由民」而不計入黑奴,也就是擺明地說黑奴不算人、所以眾議院算人口不能計算黑奴。

Photo Credit:Unsplash
一些不把黑奴當人的南方大地主們突然宣稱「黑人的命也是命」,所以也應該被計算在眾議院人口基準裡面,進而削弱北方反對蓄奴制度州的政治實力,這應該是史上第一大矛盾論述沒有之一吧。

不過因為這個人口基準也涉及到稅務負擔,因此當時這個「黑奴的命值幾個人命」還真是各方炮火隆隆的議題。為此,不同的議員遂提出不同數值,例如蓄奴大州維吉尼亞代表 Benjamin Harrison 提出黑奴=1/2人的提案,一些東北方新英格議員們則是提議黑奴=3/4人,最後國會妥協於 James Madison 所提出的黑奴=五分之三自由民,「五分之三妥協」於焉誕生。

(至於另一個常見的話題焦點「女人」們的選舉權,曾經美國女人們是有權投票的,然後在18世紀逐漸失去、19世紀逐漸奪回、20世紀透過憲法第19條修正案修成正果,但那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於是黑奴的命被以五分之三自由民的命來計算,竟以不自由之身為奴隸主們做出貢獻,讓南方州奴隸主們能夠獲得更多眾議院席位,這種不須投票的荒謬政治貢獻方式,當年的黑奴們恐怕難以想像。

最終這個提案因為紐約州以及新罕布夏州沒有辦法獲得完全支持而失敗,但這個「五分之三妥協」卻也已經被寫入美國「黑」歷史的一頁。

答案已經在最近喬治‧佛洛伊德案件引發的種族衝突事件中呼之欲出。

黑奴的命究竟值幾個人的命,這是美國這樣一個多種族國家所必須面對的歷史宿業,它並不隨著林肯總統在戲院被槍殺而逝去,也不會輕易因為聯邦軍(Union Army)的勝利而瓦解,而這些歷史的皺褶當然也不會輕易被民權運動與民權法案(Civil Right Act of 1964)撫平。

當我們看著街頭舉標語的各色人種嚷著「黑人的命也是命」的時候,回頭看這段黑奴命被國會政治之手定價為五分之三的歷史,也許會更能理解種族糾葛刻在美國歷史裡的深切傷痕吧。

認識本文作者:旅美律師希爾維亞
不對稱的優雅,旅美律師希爾維亞 – Medium
Sylvia Tsai, 紐約執業律師。相信的是世界很大,生命很美。對稱和諧的人生固然美妙、錯綜複雜的彩色蛛網未嘗不好。Follow your heart, and walk your way.
核稿編輯–Sophia Che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