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職涯

沒有方向,你的努力只是鬼打牆的密室脫逃。NEX 跨國境、跨領域職人群,手把手教會你如何過鹹水、找工作。

從食堂吃到飽到看見剩菜會歡呼,美國軟體工程師的疫情前後日常對照
國際職涯

從食堂吃到飽到看見剩菜會歡呼,美國軟體工程師的疫情前後日常對照

疫情已經持續籠罩快兩年了,各行各業都受到或大或小的衝擊。作者所在的軟體業,從產能來講,相較於其他產業受影響程度較小,因為員工們多半是抱著電腦工作,只要有筆電、有網路,基本上到處都可以工作。也因此,往好處想,在疫情期間還能工作而不影響溫飽的收入,但往壞處想,在疫情期間還是要正常的工作,因為我們沒有藉口不好好工作。以前申請work remotely是為求個方便或是換個環境換個心情,而當work remotely成為日常,還笑得出來嗎?

數理資優生躋身矽谷的萬年劇本?台灣女孩真實告白:我也只是聽父母的決定
國際職涯

數理資優生躋身矽谷的萬年劇本?台灣女孩真實告白:我也只是聽父母的決定

高中讀的是人人稱羨的北一女數資班,學測成績也拿了一個對她來說該有的分數,對 Jennifer 來說,未來並不像多數人因為分數而侷限住視野。雖然,美國、矽谷、加州,對她來說並不陌生,不過回想當時對未來的規劃時,仍舊是父母的決定。即便當時不是自己的決定,但過去八年在矽谷的學校、工作、生活的經驗,也是一段精彩的旅程。

如果社會學是一個糟糕的選項,那為什麼我還要出國念性別?
國際職涯

如果社會學是一個糟糕的選項,那為什麼我還要出國念性別?

最近一文《社會學系是一個很糟糕的選項》在臉書上鬧得沸沸揚揚,該文宣稱社會學系出社會後難以在職場上找到工作,再者社會系賦予的都是負面思維,灌輸滿滿的加害與被害情結,最後該文也不認為社會系可以學以致用,認為社會系整天都只是無病呻吟,貢獻極低。可是如果社會系被批評的毫無價值,那為什麼大家還是要出國念社會學系,甚至還攻讀社會學呢?既然念社會學都已經夠糟了,為何作者還是堅持出國念「性別」呢?

「以人為出發點解決問題」         資深Google互動設計師劉家煒     紐約 x 台灣產品設計旅程
國際職涯

「以人為出發點解決問題」 資深Google互動設計師劉家煒 紐約 x 台灣產品設計旅程

囊括軟體設計、到人類與AI的對話,互動設計,又稱交互設計(interaction Design)充斥在我們的生活之中,觸手可及。在台灣出生長大的劉家煒(Chia-Wei,Liu),為了要更能以人為出發點、優化產品設計,跳脫舒適圈勇闖紐約攻讀頂尖視覺藝術學院(School of Visual Arts),他是如何在畢業後於國際知名的Frog Design擔任資深設計師長達七年的時光,又順利海歸成為Google互動設計師呢?如果說出國是為了找到回家的路,家煒這條路走得相當精彩!

海外設計師求職,如何寫英文履歷表?第一篇:怎麼準備
國際職涯

海外設計師求職,如何寫英文履歷表?第一篇:怎麼準備

作者自從到了澳洲後,遇到很多台灣人想找當地工作,最開始遇到的問題通常是怎麼寫履歷?澳洲的工作市場不一樣,履歷在澳洲是能不能找到工作的關鍵,當地非常注重在地經驗,很多在地人剛畢業平均也要花上半年才能找到合適的工作。再加上各種行業的職缺現象不統一,普遍會看到科技業總是徵才,但又非常要求經驗,所以不管有無在地經驗,也需要知道當地市場的產業發展。

我怎麼找日本人主管討論自己的職涯,四大心法讓故事說話
國際職涯

我怎麼找日本人主管討論自己的職涯,四大心法讓故事說話

一直在日本或是台灣日商公司工作的作者,在前公司獲得的學習資源不只是行銷預算豐沛,還有如何跟日籍主管討論自己職涯規劃。一樣米養百樣人,更不用說主管也是百百種,但究竟「日本人主管」能不能套用台灣觀點,「是我在踹共前很大的不安」作者說。

為什麼選擇來澳洲念設計學系?專訪Jesse Ding(下篇)
人物

為什麼選擇來澳洲念設計學系?專訪Jesse Ding(下篇)

Jesse Ding在2019年底從昆士蘭科技大學(Queensland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 Master of interaction design )使用者體驗科系畢業,目前在雪梨擔任產品設計師,正在努力朝技術移民的道路前進;訪談中Jesse分享在澳洲取得碩士學歷後,憑著自身努力想在地合法居留、 工作與生活的種種細節,以及台灣與澳洲教學的差別。

為什麼選擇來澳洲念設計學系?專訪Jesse Ding(上篇)
人物

為什麼選擇來澳洲念設計學系?專訪Jesse Ding(上篇)

澳洲設計師專欄來到第七篇,這次作者訪談的對象是Jesse Ding,Jesse在2019年底從昆士蘭科技大學(Queensland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 Master of interaction design )使用者體驗科系畢業,目前在雪梨擔任產品設計師,正在努力朝移民的道路前進。訪談中Jesse分享了他怎麼在澳洲取得碩士學歷,以及求學過程面臨的問題,還有台灣與澳洲教學的差別。

從財金、教育到軟體開發,「不務正業」的蔡德怡在「全球傑出AI女性領袖」之後還想做什麼?
國際職涯

從財金、教育到軟體開發,「不務正業」的蔡德怡在「全球傑出AI女性領袖」之後還想做什麼?

IBM在今年三月公佈了40位候選人獲選為「全球傑出AI女性領袖」,表揚她們運用IBM AI技術推動產業轉型的傑出成就,其中一名是來自台灣的女性軟體工程師:蔡德怡。現在是軟體工程師,但以前的蔡德怡走過不一樣的路:大學學財金、至澳洲打工渡假、在教育產業工作。蔡德怡形容自己是「一個喜歡挑戰且橫衝直撞的人,貪心又不安於現狀的人」,她曾走過的路,是如何形塑成現在的她呢?

當疫情趨緩之後—紐約上班族生活的新常態
國際職涯

當疫情趨緩之後—紐約上班族生活的新常態

疫情趨緩之後,紐約上班族陸續接到即將結束居家辦公,回辦公室上班的通知。但是經過一整年的居家辦公,許多生活習慣和工作模式都已經有所改變,不論公司方或者勞工方似乎都沒辦法再確確實實回到從前。今天,在紐約工作的筆者,希望用自身及朋友的經歷,帶大家一起來看看紐約上班族的後疫情生活。

台灣英文學士,如何跨領域在澳洲就讀設計碩士–專訪Erin Chiu(下篇)
國際職涯

台灣英文學士,如何跨領域在澳洲就讀設計碩士–專訪Erin Chiu(下篇)

「想法比操作重要」。台灣是英語碩士畢業,而遠赴澳洲就讀設計研究所Erin Chiu不只一次和作者強調;她認為學校安排許多業師的課程,不但讓她有機會直接了解澳洲的設計產業之外,和不同國籍的同學一起學習,也讓剛開始覺得自己什麼都不懂,而無法有貢獻的Erin,在多次互動中增強了自信也打開了腦袋。

台灣英文學士,如何跨領域在澳洲就讀設計碩士–專訪Erin Chiu(上篇)
國際職涯

台灣英文學士,如何跨領域在澳洲就讀設計碩士–專訪Erin Chiu(上篇)

台灣設計師在澳洲系列專欄,作者這次邀請到在旋濱大學(Swinburne University)就讀設計碩士(Master of Design)的Erin Chiu。台灣英文系畢業的Erin要和大家分享她如何從一個非設計專業的學士生,在澳洲就讀設計研究所的過程和遇到的挑戰,以及在這一波疫情下課程受到的影響與上課方式的改變。

爸媽,我要出發了! 盤點那些你去美國讀研究所的總花費
國際職涯

爸媽,我要出發了! 盤點那些你去美國讀研究所的總花費

前往美國進修念碩士是很多人心中的夢想,其中最讓人躊躇不前的因素,無非是那高昂的支出莫屬!美國不僅學費高昂,生活費也高於台灣。如何在出發前甚至準備申請學校前準確估算自己的總支出呢?作者曾在美國賓州匹茲堡念過一年半的碩士,用親身經驗告訴你如何估算自己的花費,也提供一些簡單的省錢方法幫你省下你在美國的開銷。

你不知道的簡報技巧和白板測驗,專訪Hayden Tseng(下篇)
人物

你不知道的簡報技巧和白板測驗,專訪Hayden Tseng(下篇)

這是專訪Hayden Tseng的第二篇:你以為已經駕輕就熟的簡報技巧和白板測驗,有沒有曾經卡關覺得好像少了什麼?或是聽眾會後跟你表達好像哪裡怪怪的,但說不上來?作者專訪目前在亞X遜雲端運算服務 (AWS) 擔任亞太地區的資深開發經理 Hayden Tseng,多年諮詢顧問和工作經驗,讓Hayden來告訴你,或許就是那一點點你以為不會錯的細節,決定了你的專業度。

你不知道的簡報技巧和白板測驗,專訪Hayden Tseng(上篇)
人物

你不知道的簡報技巧和白板測驗,專訪Hayden Tseng(上篇)

在澳洲的工作,設計師非常需要去表達自己的想法,不論是會議或是面試,會需要做簡報和白板挑戰。作者邀請到目前在亞X遜雲端運算服務 (AWS) 擔任亞太地區的資深開發經理 Hayden Tseng 跟我們分享,從過去擔任諮詢顧問以及到目前的工作,他是怎麼與人溝通,以及在會議呈現簡報。

不藏私拆解軟體工程師technical interview,讓你狀態顯示沒在怕!
國際職涯

不藏私拆解軟體工程師technical interview,讓你狀態顯示沒在怕!

要加入龍頭科技公司成為軟體工程師,是很多人的夢想和日思夜想;號稱軟體工程師界的面試天堂路,聞風喪膽的technical interview原來不是很會解題就可以?也不是解題很快就包中?那些藏在面試官心中的名字,到底是不是你?臥底美國天字第一號高科技產業的作者,把多年觀察化成文字告訴你「實際上的technical interview長什麼樣?」、「平常要怎麼mock interview才有效呢?」

打破職涯生活「天花板」, 20、40跨世代女力過去、現在與未來抉擇! (下篇)
國際職涯

打破職涯生活「天花板」, 20、40跨世代女力過去、現在與未來抉擇! (下篇)

「建構自己的安全網」不論是在生活或工作上,努力做到自己的最好那就是好,就是平衡。「永保初心」不論走到哪裡、走了多遠都要記得自己當時為了什麼出發。看媽桑和林薇如何演繹40歲和20歲?女力的樣貌不該被數字和生理而受限,唯一能限制妳的就只有妳的意願。

打破職涯生活「天花板」, 20、40跨世代女力過去、現在與未來抉擇! (上篇)
國際職涯

打破職涯生活「天花板」, 20、40跨世代女力過去、現在與未來抉擇! (上篇)

林薇和媽桑怎麼看女力?妳又怎麼定義妳自己?妳以為女力說得就是那些女權至上的驚世駭俗嗎?不論是初出社會的20歲還是可能已經走入家庭的40歲,妳是華麗轉身還是闖關卡卡?撕掉性別和年紀帶來的不平等和不對等,有沒有其他可能讓20歲的妳有無畏無懼登入40歲的準備;也讓40歲的妳有永保20歲不顧一切的初心?

訪談Heather Yeh:疫情下的澳洲UX產業 如何具備成為設計師的態度?(下篇)
國際職涯

訪談Heather Yeh:疫情下的澳洲UX產業 如何具備成為設計師的態度?(下篇)

接續上篇,Heather提到想進入UX行業,除了設計本身的硬實力之外,「溝通」才是另一項不可或缺的軟實力。能充分理解夥伴與潛在顧客們的想法,並且落實改善在產品上,才是真正的職能關鍵所在。同時個人網站的架設,如何賦予你的產品一個有脈絡的故事,也是跨入門檻前的重要功課。

訪談Heather Yeh:疫情下的澳洲UX產業 如何具備成為設計師的態度?(上篇)
國際職涯

訪談Heather Yeh:疫情下的澳洲UX產業 如何具備成為設計師的態度?(上篇)

Heather Yeh在台灣有多年UX工作經驗,目前在墨爾本大學攻讀Human-Computer Interaction,同時也兼職做Freelance Product Designer,還有在Career Foundry當線上UX Design Mentor協助世界各地想成為UX設計師的學生。這一次作者邀請Heather來談談在疫情底下,如何準備自己成為UX設計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