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X 媒體實驗室是一個非營利的觀點平台。透過分享世界各地台灣人的經驗,建立跨世代和跨地區的全球互助圈。

然後我就這樣從廚藝學院畢業了,留學生的廚房天堂路七部曲
跨文化

然後我就這樣從廚藝學院畢業了,留學生的廚房天堂路七部曲

留學生必備的生存守則一,不是怎麼找資料,也不是怎麼問問題,作者認為是先得華麗地填飽自己的肚子。在台灣生活的便利和父母照顧得宜,許多留學生在出國之前都不知廚房是何物?少有幾位對烹飪有天賦異稟的人才除外,相信大部分的人若非是婚後或是有了孩子後才開始拿起鍋鏟,還有另一個可觀的組成絕對是有過海外留學經驗的學生,而這並非偶然,是冒著生命危險換來的。

我以為的世界只有我以為,直到我入伍服役。致:台灣男生們的同一段路
議題

我以為的世界只有我以為,直到我入伍服役。致:台灣男生們的同一段路

當兵對台灣男生們來說再熟悉不過了,從過往威權時代的徵兵制三年兵役、兩年兵役、一年役期,到近年改制的募兵制四個月服役期間,不分老少都是每個台灣男生聚會、茶餘飯後津津有味的話題。除了訓練和同袍情,自幼家境小康同時已在外商工作的作者,卻在服役期間看到了前所未見的世界。

「到世界的職線距離 – 你的國際職涯也可以從台灣開始」海外工程師Aaron的驚奇職涯探索之旅
國際職涯

「到世界的職線距離 – 你的國際職涯也可以從台灣開始」海外工程師Aaron的驚奇職涯探索之旅

面對未知的職涯挑戰,工程師Aaron也像許多新鮮人一樣,一開始歷經了摸索與重重挑戰,甚至還創業失敗。但他把這些磨難當作成長的養分,找到自己出國的動機,並努力地從原本的生科轉換跑道,為的就是要追求自己的目標,透過海外工作打開自己對世界的視野。他期許正在徬徨於出國或在地就職的年輕人們,思索自己想要出國的動機是什麼,以及出國後追求的是什麼樣的生活,才能讓自己的人生擁有選擇權。

睽違兩年,疫情下的返鄉路:爸媽,我回來啦!
全球關懷

睽違兩年,疫情下的返鄉路:爸媽,我回來啦!

新冠肺炎肆虐超過一年半,造成許多海外遊子有家歸不得的困境。被疫情困在紐約兩年,無法回台的作者夫妻檔,總算有機會回家探親啦!為了確保自身與周遭親友的健康,也為了不成為潛在的社會風險負擔,疫情之下的移動得要小心再小心,那麼,該怎麼做?

「成為第一個選便當的人」,日本樂桃航空的SHIRLEY保有自信做自己
轉載

「成為第一個選便當的人」,日本樂桃航空的SHIRLEY保有自信做自己

⽇本著名的低成本航空 – 樂桃航空Peach Aviation,在2020年疫情的衝擊之下,減少了許多國內外航班。自去年10月起,台灣是樂桃航空重啟國際航線的第一站,也是⽬前唯⼀運作的國際航線。Shirley身為第⼀位加入樂桃航空的台籍空服員。她又是怎麼適應和突破兩種迥然不同的文化和工作挑戰呢?

從食堂吃到飽到看見剩菜會歡呼,美國軟體工程師的疫情前後日常對照
國際職涯

從食堂吃到飽到看見剩菜會歡呼,美國軟體工程師的疫情前後日常對照

疫情已經持續籠罩快兩年了,各行各業都受到或大或小的衝擊。作者所在的軟體業,從產能來講,相較於其他產業受影響程度較小,因為員工們多半是抱著電腦工作,只要有筆電、有網路,基本上到處都可以工作。也因此,往好處想,在疫情期間還能工作而不影響溫飽的收入,但往壞處想,在疫情期間還是要正常的工作,因為我們沒有藉口不好好工作。以前申請work remotely是為求個方便或是換個環境換個心情,而當work remotely成為日常,還笑得出來嗎?

禍不單行! 被擦撞、被肇逃、還被要求贖金拿回護照的旅程
跨文化

禍不單行! 被擦撞、被肇逃、還被要求贖金拿回護照的旅程

治安問題總是海外華人社團中的熱門討論串,加上疫情催化、經濟頓失所依,讓有些本來就惡名昭彰的區域更讓人望之卻步,還有些所謂的「白領好區」也陸續傳出break-in破車窗盜竊和包裹被遺失的災情。很多人在搬家前,一定或多或少打聽治安、學區等資訊,但其實到哪裡都沒有十全十美的選項,熱鬧好覓食可能就對應著龍蛇雜處、寬闊宜居可能就得增加交通成本;理性討論都歡迎,千萬別淪為「地圖砲」。

數理資優生躋身矽谷的萬年劇本?台灣女孩真實告白:我也只是聽父母的決定
國際職涯

數理資優生躋身矽谷的萬年劇本?台灣女孩真實告白:我也只是聽父母的決定

高中讀的是人人稱羨的北一女數資班,學測成績也拿了一個對她來說該有的分數,對 Jennifer 來說,未來並不像多數人因為分數而侷限住視野。雖然,美國、矽谷、加州,對她來說並不陌生,不過回想當時對未來的規劃時,仍舊是父母的決定。即便當時不是自己的決定,但過去八年在矽谷的學校、工作、生活的經驗,也是一段精彩的旅程。

如果社會學是一個糟糕的選項,那為什麼我還要出國念性別?
國際職涯

如果社會學是一個糟糕的選項,那為什麼我還要出國念性別?

最近一文《社會學系是一個很糟糕的選項》在臉書上鬧得沸沸揚揚,該文宣稱社會學系出社會後難以在職場上找到工作,再者社會系賦予的都是負面思維,灌輸滿滿的加害與被害情結,最後該文也不認為社會系可以學以致用,認為社會系整天都只是無病呻吟,貢獻極低。可是如果社會系被批評的毫無價值,那為什麼大家還是要出國念社會學系,甚至還攻讀社會學呢?既然念社會學都已經夠糟了,為何作者還是堅持出國念「性別」呢?

「以人為出發點解決問題」         資深Google互動設計師劉家煒     紐約 x 台灣產品設計旅程
國際職涯

「以人為出發點解決問題」 資深Google互動設計師劉家煒 紐約 x 台灣產品設計旅程

囊括軟體設計、到人類與AI的對話,互動設計,又稱交互設計(interaction Design)充斥在我們的生活之中,觸手可及。在台灣出生長大的劉家煒(Chia-Wei,Liu),為了要更能以人為出發點、優化產品設計,跳脫舒適圈勇闖紐約攻讀頂尖視覺藝術學院(School of Visual Arts),他是如何在畢業後於國際知名的Frog Design擔任資深設計師長達七年的時光,又順利海歸成為Google互動設計師呢?如果說出國是為了找到回家的路,家煒這條路走得相當精彩!

海外設計師求職,如何寫英文履歷表?第一篇:怎麼準備
國際職涯

海外設計師求職,如何寫英文履歷表?第一篇:怎麼準備

作者自從到了澳洲後,遇到很多台灣人想找當地工作,最開始遇到的問題通常是怎麼寫履歷?澳洲的工作市場不一樣,履歷在澳洲是能不能找到工作的關鍵,當地非常注重在地經驗,很多在地人剛畢業平均也要花上半年才能找到合適的工作。再加上各種行業的職缺現象不統一,普遍會看到科技業總是徵才,但又非常要求經驗,所以不管有無在地經驗,也需要知道當地市場的產業發展。

一句台灣之光背後的代價,一位滑水選手身邊的母親–寫在2020東奧
議題

一句台灣之光背後的代價,一位滑水選手身邊的母親–寫在2020東奧

作者不是一個熱愛運動的人,很多運動也是當一日球迷時,才跟著、看著、學著。一直到了2021年的東京奧運會,剛好人在台灣,好像才又感染到了全民瘋運動的熱潮;畢竟這是這一年多來除了疫苗、疫情之外,最大篇幅被報導的新聞。不論是什麼顏色的獎牌,「我看到的是選手們背後的父母和教練。」

新冠疫情的副作用? 交友軟體促成的異國戀,我暈船了
跨文化

新冠疫情的副作用? 交友軟體促成的異國戀,我暈船了

近期台灣疫情嚴峻,政府紛紛要求大家待在家減少「人與人的連結」,Tinder等約會軟體也呼籲大家進行「線上約會」,取代傳統的見面約會。然而,隨著未明的完全解封期,加上人心的孤獨與脆弱,大眾又該如何在未來的日子裡,撐起自己心裡的一頂天地?又會在什麼樣的情形下妥協自我的身體界線?

我怎麼找日本人主管討論自己的職涯,四大心法讓故事說話
國際職涯

我怎麼找日本人主管討論自己的職涯,四大心法讓故事說話

一直在日本或是台灣日商公司工作的作者,在前公司獲得的學習資源不只是行銷預算豐沛,還有如何跟日籍主管討論自己職涯規劃。一樣米養百樣人,更不用說主管也是百百種,但究竟「日本人主管」能不能套用台灣觀點,「是我在踹共前很大的不安」作者說。

為什麼選擇來澳洲念設計學系?專訪Jesse Ding(下篇)
人物

為什麼選擇來澳洲念設計學系?專訪Jesse Ding(下篇)

Jesse Ding在2019年底從昆士蘭科技大學(Queensland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 Master of interaction design )使用者體驗科系畢業,目前在雪梨擔任產品設計師,正在努力朝技術移民的道路前進;訪談中Jesse分享在澳洲取得碩士學歷後,憑著自身努力想在地合法居留、 工作與生活的種種細節,以及台灣與澳洲教學的差別。

為什麼選擇來澳洲念設計學系?專訪Jesse Ding(上篇)
人物

為什麼選擇來澳洲念設計學系?專訪Jesse Ding(上篇)

澳洲設計師專欄來到第七篇,這次作者訪談的對象是Jesse Ding,Jesse在2019年底從昆士蘭科技大學(Queensland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 Master of interaction design )使用者體驗科系畢業,目前在雪梨擔任產品設計師,正在努力朝移民的道路前進。訪談中Jesse分享了他怎麼在澳洲取得碩士學歷,以及求學過程面臨的問題,還有台灣與澳洲教學的差別。

從財金、教育到軟體開發,「不務正業」的蔡德怡在「全球傑出AI女性領袖」之後還想做什麼?
國際職涯

從財金、教育到軟體開發,「不務正業」的蔡德怡在「全球傑出AI女性領袖」之後還想做什麼?

IBM在今年三月公佈了40位候選人獲選為「全球傑出AI女性領袖」,表揚她們運用IBM AI技術推動產業轉型的傑出成就,其中一名是來自台灣的女性軟體工程師:蔡德怡。現在是軟體工程師,但以前的蔡德怡走過不一樣的路:大學學財金、至澳洲打工渡假、在教育產業工作。蔡德怡形容自己是「一個喜歡挑戰且橫衝直撞的人,貪心又不安於現狀的人」,她曾走過的路,是如何形塑成現在的她呢?

大一921、大四SARS,沒有開學也沒有畢業典禮的40歲這一代
議題

大一921、大四SARS,沒有開學也沒有畢業典禮的40歲這一代

「生於SARS,畢業於COVID-19,我們是最慘的一屆」這段時間總是有意無意讀到這個標題,台灣今年高中應屆畢業生的相關報導,說是出生時遇到SARS,終於熬到了高中畢業的新里程碑時,又因為新冠肺炎取消了畢業典禮和旅行。第一次看到時,嘴角牽動了一下,但心裡卻像被重噸郵輪直直撞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