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yun-Jie Yang

Jyun-Jie Yang

9 posts
如果社會學是一個糟糕的選項,那為什麼我還要出國念性別?
國際職涯

如果社會學是一個糟糕的選項,那為什麼我還要出國念性別?

最近一文《社會學系是一個很糟糕的選項》在臉書上鬧得沸沸揚揚,該文宣稱社會學系出社會後難以在職場上找到工作,再者社會系賦予的都是負面思維,灌輸滿滿的加害與被害情結,最後該文也不認為社會系可以學以致用,認為社會系整天都只是無病呻吟,貢獻極低。可是如果社會系被批評的毫無價值,那為什麼大家還是要出國念社會學系,甚至還攻讀社會學呢?既然念社會學都已經夠糟了,為何作者還是堅持出國念「性別」呢?

新冠疫情的副作用? 交友軟體促成的異國戀,我暈船了
跨文化

新冠疫情的副作用? 交友軟體促成的異國戀,我暈船了

近期台灣疫情嚴峻,政府紛紛要求大家待在家減少「人與人的連結」,Tinder等約會軟體也呼籲大家進行「線上約會」,取代傳統的見面約會。然而,隨著未明的完全解封期,加上人心的孤獨與脆弱,大眾又該如何在未來的日子裡,撐起自己心裡的一頂天地?又會在什麼樣的情形下妥協自我的身體界線?

當我拿到紐約研究所畢業證書後,我又回頭自問「為什麼出國留學?」
跨文化

當我拿到紐約研究所畢業證書後,我又回頭自問「為什麼出國留學?」

面對全球化的挑戰,台灣的學子紛紛選擇出國留學,打開自己更多未來職涯機會。然而,在大家鼓吹「去去去,去美國」的同時,台灣學子有認真想過出國後面對的挑戰與未知嗎?出國後真的能夠一帆風順嗎?或者有想過自己出國留學要的是什麼呢?

七彩奪目的台灣價值 楊鈞傑在同婚雙周年於紐約發表論文
跨文化

七彩奪目的台灣價值 楊鈞傑在同婚雙周年於紐約發表論文

為何台灣可以自解嚴後的1990年,從第一個同志團體成立時,只需30年就可以達成同性婚姻合法化的目標;因為同樣地,相對於西方社會而言,又如美國來講,石牆暴動(Stonewall riots)從1969到同婚合法化的2015年也歷經了50年,更不用說石牆運動不是美國社會的第一個同志運動生成,甚至早在更久以前就已成立。為什麼台灣可以快速地達成如此成就?

撞牆的留學經驗,怎麼辦我的英文好差?!
跨文化

撞牆的留學經驗,怎麼辦我的英文好差?!

從國小就在台灣學習英文,理當面對全英語的教學環境應該是游刃有餘?然而,對於非母語人士而言,除了應付研究所課堂的大量閱讀外,還必須訓練自己在課堂中發言的能力與膽識,在一步步徘徊在「欲言又止」的窘境,以及高難度的英文寫作困境裡,又該如何找到屬於自己的學習方法?

針對亞裔的暴力頻傳——種族歧視真的不甘我的事?
全球關懷

針對亞裔的暴力頻傳——種族歧視真的不甘我的事?

近期美國亞特蘭大的槍擊案件,激起亞裔族群的自疫情爆發以來的憤慨與不滿,紛紛在推特與臉書串聯#StopAsianHate,組織行動倡議與街頭遊行,以抗議不平等的種族歧視。而作為亞裔的一環,台裔該如何看待這場社會運動?又除了停止對亞裔的仇恨外,該如何剖析背後鑲嵌於種族、性別間的不平等關係?

各種鳥事樣樣來! 第一次到美國留學經驗值踩好踩滿
跨文化

各種鳥事樣樣來! 第一次到美國留學經驗值踩好踩滿

或許是自己太過於習慣台灣舒適與安全的生活,就算東西掉了,也有極高的機率能找得回來,讓作者相信人都應該是良善的吧?沒想到這個天真的想法馬上就被自己給打臉,從掉護照、偷手機、盜刷卡、詐騙…等等,讓作者的留學生活簡直走在鋼索上,在台灣沒學習到經驗值的通通在這個留學新手村裡踩好踩滿,一方面可以說是真的有夠衰,但一方面卻也逼得自己處理棘手的事情,學習到他人永遠沒遇過的「天兵」問題。

寫在「成人之美」遊行之後—我在紐約為同婚合法化的「台灣」喝采
議題

寫在「成人之美」遊行之後—我在紐約為同婚合法化的「台灣」喝采

「你來自哪裡?」「我來自台灣…」可能不少留學生和作者一樣,當每次學期初都要在課堂輪流自我介紹時,都覺得很頭痛。一來是以前不習慣這樣的課堂進行方式,每個人都必須說說自己是誰,自己偏好的性別代稱為何(he/she/they),說說自己為什麼會來修這門課,以及自己的研究興趣是什麼;二來是別人一聽到自己濃重的口音,就會很好奇你來自哪裡,而你又要怎麼介紹自己的家鄉?

心慌慌的留學生涯—Covid19讓我學習如何與孤獨為伍
議題

心慌慌的留學生涯—Covid19讓我學習如何與孤獨為伍

學校改視訊上課、同學要不回國要不也不敢出門,本來以為撿到的疫情大假,原來是比孤單更孤單的故事:作者提供三個方法,讓你孤獨的海外求學生活不被疫情擊垮!作為單打獨鬥的在美留學生,面對嚴峻的疫情挑戰,以及長期封鎖的心理考驗,再加上因Covid-19帶來的種族歧視問題,多重困難的交互壓迫下,到底該如何維持自我的心理衛生?